您当前的位置 :娱乐 > 电影沙龙 正文
"病人"雷佳音:绣春刀把我拽了回来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新浪娱乐  2017-08-09 13:21
分享到:
更多

  雷佳音曾想过息影。

  《白鹿原》差点成为他最后一部戏。在拍摄地的茫茫大森林里,他抑郁了一整年。 “当时面对镜头说话的时候,我是那么不自信,那会儿一看就是一个病人,我当时真的就是酗酒。因为有家人生病,有家人离去,突然觉得生活怎么对我这样。”

  经历了《黄金大劫案》之后的高不成低不就,再到连续两部潜力大剧因外部因素石沉大海,几年的低潮期后,雷佳音终于等来了《绣春刀·修罗战场》的“裴纶”,他与《我的前半生》的“前夫哥”在大银幕、小荧屏之间相映成趣,雷佳音成为了暑期档最热门的演员。“终于大家伙开始把我当个事儿了。”雷佳音说,“但其实靠演戏演出来,让观众知道,真的挺有尊严的。”

裴纶

陈俊生

  见面这一天,雷佳音接受了七家媒体的直播或访问,等待的间隙,他就会在房间里眯一会儿,在这个通告日之前,他每天只睡两个小时,经纪人发烧了,执行经纪人则瘦了八斤。

  “像我这种演员,可能稍微一不留神在家睡个懒觉,观众就把我给忘了。但是好在,我会努力完成每一个角色,我希望每个角色蹦出来的时候,观众又重新想起我。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。”

    “老天爷挺关怀我的,就希望以后别太收,或者收我收得慢一点。”

  很多人,包括雷佳音自己都认为,在主演《黄金大劫案》之后,他就会出来了。所谓“出来了”,也许不到如今的热度,但至少他应该已经站在了舞台的中央。

  “当时有点高不成低不就,想等更好的片,但人家不会来找我,找我来的,我又不想演。”还是想拍大银幕的,但雷佳音当时的公司在电视台,一旦他不想演了,就会有中层领导找来,不然高层领导再出面游说。演的电视剧越多,雷佳音越困惑:“容易把自己演没,也会怀疑自己,到底有没有那么优秀,到底能不能演出来。”

雷佳音在2012年宁浩执导的《黄金大劫案》中担纲男一号“小东北”

  用佟丽娅的话说,雷佳音真的有点背。

  2013年,雷佳音主演了大剧《翻手为云覆手雨》,从20多岁演到50多岁,73岁高龄的导演郭宝昌也在经历诸多家庭变故的情况下坚持拍摄,外界十分看好,雷佳音以为自己将会成为陈宝国了,结果搭档张默陷入一系列丑闻,投资方之一的小马奔腾在如日中天时失去主帅,这戏石沉大海。2014年,雷佳音又演了部《爱情碟中谍》,搭档姚笛则在不久后陷入“周一见”深渊。

  连续两部大剧被摁住,那边厢,《古剑奇谭》在当年7月开播,揭开了仙侠奇幻剧大热的序幕,一位资深电视记者回忆:“后来‘小鲜肉’就上来了,整个环境就变了。”

  到2015年拍《白鹿原》时,雷佳音对自己“能不能出来”的疑问达到了顶点。

  “我不怎么做宣传,但总想表现自己,又没什么点来表现自己。”那时候,在城里拍戏让雷佳音感到安全,几部戏总是可以认识几拨人的, “但是《白鹿原》把我给扔农村去了你知道吗!天天早上起来一想,还有几个月杀青?哦还有八个月。”

  转过头,雷佳音打开电视机,“大家伙儿很热闹啊,又开始撕名牌啊,韩国的《跑男》我每期都看过,我也乐。”乐完以后,电视机一关,雷佳音捧着大脑袋望着外头的大森林。

  “哎呀这个搞艺术是不是搞得有点早。”

  “选择一条比较寂寞的路?可以说是我选择了,也可以说是我没有别的选择。

  生活又再雪上加霜。在拍《白鹿原》的时候,雷佳音抑郁了一整年。尽管在成片中的演出保持一贯水准,但在该剧集的纪录片里,他还是暴露了真实的状态:“当时面对镜头说话的时候,我是那么不自信,那会儿一看就是一个病人,我当时真的就是酗酒。因为有家人生病,有家人离去,突然觉得生活怎么对我这样。”

雷佳音在电视剧《白鹿原》中饰演“兆鹏”

  等来《绣春刀:修罗战场》的时候,另一部电影也在找雷佳音,让他演好久没演了的男一号。《黄金大劫案》的导演、《绣春刀2》的监制宁浩却说:“佳音,你来这个,这个人物写得好玩儿。”

  去了之后,雷佳音面对的是高强度的运动。第一天,他练了一上午,睡完午觉起来,腿都迈不动了,扶着墙溜上车,下午再练完以后,雷佳音躺在浴缸里放着热水,感觉自己根本就是一滩烂泥。“那个武术教练也知道我本身可能心境上有一些问题,然后就不断地训练我,高强度摧残我。”

  大量的运动可能是驱散抑郁的好方法之一。每天八小时的高强度训练,极大程度地激发了雷佳音的身体机能,把他从“那种混沌的东西拽了出来”。

  随之而来的是,在“前夫哥”家喻户晓之后,雷佳音又凭借《绣春刀·修罗战场》升温蹿红。

雷佳音凭《我的前半生》被观众广泛认知

在《绣春刀2》中广泛圈粉

  上海松江区九亭镇,是雷佳音住了好几年的地方,那里有家韩国烤肉馆,也是他混得很熟的餐馆。前不久,他如常地和哥们儿去吃烤肉,却发现周围大多数人都在拍,而且不断有人进来,不吃饭,就坐在那儿拍他。等到雷佳音吃完这顿饭,还发现饭店门口有几个小姑娘在等他。终于是红了啊。

  新戏的剧组移师海外,给了雷佳音十天假期,其中的一天,他接受了七家媒体访问,全力配合每一家,间隙时就在房间睡觉。这一个月里,他的经纪人发烧了,执行经纪人则瘦了八斤。“终于大家伙开始把我当个事儿了。”雷佳音说,“但其实靠演戏演出来,让观众知道,真的挺有尊严的。”

  “老天爷挺关怀我的,就希望以后别太收,或者收我收得慢一点。”雷佳音说,他至少今年还不会“死”,也许明年也说不定。

  “像我这种演员,可能稍微一不留神在家睡个懒觉,观众就把我给忘了。但是好在,我会努力完成每一个角色,我希望每个角色蹦出来的时候,观众又重新想起我。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。”

  “没有发现我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吗?”

  一个俗世妙人

  “我是半个天才,因为另一半我交给了哲学”

  有次话剧巡演,雷佳音和郭京飞在演出结束后,喝酒到凌晨,最后躺在了床上。郭京飞当时已经在三十岁之前把所有话剧的奖都拿了,小四岁的雷佳音从大学就跟着郭京飞玩,在师弟眼里,师兄在舞台上真的很有光彩。

  “杰弗瑞,我觉得你是个天才。”雷佳音忍不住赞美。

  “瑞,我就是天才,那你呢?”郭京飞认真地问。

  “杰弗瑞,我觉得我是半个天才,因为另一半我交给了哲学。”两个人严肃极了。

  说起来,雷佳音的体质,似乎更贴合玄学范畴,因为他总觉得,关于他的故事都是写好的,而且他经常会有某种预感,一些特别“寸”的事情,总会发生在他的身上。

  比方说,雷佳音有一次和哥们儿去泰国旅游,看人妖表演,“一个场子呼啦好几百人,人妖下来‘哗’就把我薅上台了,我就跟人妖一起演。”去新加坡旅游,雷佳音去看外国人打高尔夫球,几千人的场子,球飞到雷佳音面前,他伸手就接住了,哥们儿在旁边幽幽地说:“嗯,我就知道,肯定会打到你。”

  从沈阳的艺校到上海戏剧学院,雷佳音都特别爱穿一件红色的紧身粗毛线高领毛衣,这是他妈妈亲手织的,他爱红色的骚、紧身的浪。

  相比网络上各种梗,雷佳音认为生活中朋友的损更没边儿。

  “逊雷”早就经由郭京飞传开了,而“电视机”则是说他“16:9宽屏,到哪儿都占人家屏幕”,拍《黄金大劫案》的时候,合作的女演员陶虹“惊喜地发现”他大大的脑袋下边支一小棍儿,像极了棒棒糖,又可以推导出与火柴棍相似。雷佳音说,那是因为他老怼人,所以也得允许别人怼他。

雷佳音与陶虹合作《黄金大劫案》

  在横店的剧组里消磨着的时候,他会和素不相识的人嗑一下午的瓜子,末了还给人推荐一家东北风味的铁锅炖大鹅。

  现在特别火热的“TF老boys”,是和李光洁、郭京飞在横店拍戏时,为了方便吃饭拉的微信群的群名,三个人还有对应的队员名称,雷佳音是易烊千玺,李光洁则是王俊凯。鬼步舞流行的时候,“TF老boys”还没事练鬼步,被好多人录在了手机里。另一个组合是横店“小虎队”,除了雷佳音、李光洁,还有袁文康。“我是‘乖乖虎’,因为我最小。”雷佳音说。

TF老boys

  韩剧《孤单又灿烂的神:鬼怪》火的时候,雷佳音经常在横店给李光洁和郭京飞模仿孔刘。“《鬼怪》一到高潮的时候,就有那个音乐,所以我就常常是,哥们儿坐坐坐,然后放一个背景音乐,给人家表演回眸。”

  那时候,董洁、辛芷蕾、张钧甯都是他的观众,这些都是电视剧《如懿传》的演员。有一天,《如懿传》缺了个角色,导演还找雷佳音和李光洁面试,“所有女孩都要我去演世子,结果李光洁成功了,因为他是那个公司的股东之一。”

  尽管放得开、玩得起,雷佳音却一直是个手机没绑定银行卡、没有朋友圈、没扫过二维码的人,“全是现金出去,就是东北大哥,到哪儿都夹着包。”

  好多人说雷佳音太适合综艺了,他也坦承有不少电视台找过来了,但是他不想参加游戏类和表演类的综艺:“表演类的综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。因为表演在我自己的认定里,是有一定位置的。而且表演是好多种,可能是小品类,把大家逗乐。或者演电影的那种,你看梁朝伟[微博],你看倪大红,看李雪健。因为表演有很多种类,我不想拿那个东西来试探表演。”

  “还有就是游戏类的,我害怕有一天我做游戏做的多了,我回到舞台上没有人愿意看我演戏了。其实其它的一些节目,比如说旅游类的或者什么类的,我可能会考虑一些。”

  雷佳音的电视剧《和平饭店》即将播映,他原以为这部戏会和《我的前半生》同期,那是他想看到的,因为两个角色的反差太大了,一个是惹人怜的“渣男”,另一个则是学电影、爱好表演的土匪。接下来的九月到十一月,雷佳音还会在上海拍一部电影。

  “演员都演过自己都不会看的戏,为了生活。但是现在你通过演戏让观众喜欢上你了,这就糟糕了你知道吗。以后我每演一个戏我都得玩命去演,难道我不希望姐妹几个咱聊聊天,直播一个,点击送跑车什么的。我也希望这样,这样快啊,挣钱挣的多,谁不愿意啊。但是我已经看到了有观众骂我的那一天了。”(阿辉/文王远宏/摄影张大伟/摄像)

编辑: xw17
相关新闻: